罗幼度一觉醒来,看着身旁八爪鱼缠着自己的萧胡辇,嘴角微微一翘,本想着得胜归来日,且与将军解战袍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直接省去了过程,快进到了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想到昨夜疯狂,不得不说草原女子在这方面确实奔放。

    还是第一次,萧胡辇宣泄着思念,多次凭借自动将之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也亏得罗幼度久经疆场,不然还有给一新手杀得丢盔弃甲的危险。

    正感慨着,却见怀中佳人已经转醒,正幽幽地看着他,眼眸中有着些许不舍。

    罗幼度想着怀中女将军即将远赴战场,大义凛然带着几分视死如归的放弃了晨跑……

    罕见的赖床,罗幼度用了早餐,来到了幽州行宫的作战会议室。

    这个作战会议室是罗幼度特地让人布置的,中间是商议军情的会议厅,左边挂着一个巨大的地形图,地形图以燕云十六州、漠南、漠北以及契丹全境为主。

    右边是一个巨大的战地沙盘。

    战地沙盘这玩意其实不是什么稀罕物件,在汉朝的时候,伏波将军马援为了让刘秀以及众将士放心,以米做山谷,指画山川道路,就出现了战地沙盘的雏形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人觉得麻烦,不慎重视,偶尔启用都是草草了事,并没有完全发挥战地沙盘真正的妙用。

    罗幼度精于兵事,深知一副精准地图的重要,即位以后特地招募画师,勘探地形绘制地图,也培养了一些擅于堆砌的战地沙盘的人才,将战场地形缩小至沙盘之上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战地沙盘附近,看着巨大的沙盘,整个漠南的地形都跃然眼前。

    罗幼度看着张家口附近的两支红旗,用夹子将之拔起来,向北推进了百里土地,以抵御蒙古的威胁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中写着曹、潘的旗子,想了想拿出潘字红旗插在了渝关上。

    潘字红旗自然代表潘美部。

    潘美曾进攻岭南,有着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。从渝关取辽东,沿途地形复杂险要,让潘美率部出击,正好合适。

    随即他又将自己的中军从幽州出古北口向兴化县移动,在兴化县以西的柳河下游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古称辽西后世叫承德,也就是避暑山庄的所在地,春秋时期燕国还在这里建造过长城,只是早已荒废。

    辽西这里四通八达,即可支援萧胡辇部,也能直达辽东支持潘美,还能与大定府的契丹主力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如果说幽州是后方大本营,那么辽西兴化这里将是前线大本营。

    余下代表曹彬的曹字红旗也就没得选了……

    他将曹彬部插到了中军的左翼……

    契丹以骑军甲天下,最擅长的战术就是奔袭绕后。

    曹彬所部以骑兵为主,对抗骑兵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骑制骑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或是迂回进攻,或是护卫中军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罗幼度目光落在了兴化县与大定府的中间,泽州、神山、松亭关、松子岭,这里将会是未来的主战场。

    他在脑海中推演着局势走向,一切皆如他预想的一样,成功地将契丹大军诱至漠南,将在草原戈壁上来一场对决。

    陛下,魏王到了!

    罗幼度不住在脑海里推演战局,忽然得到侍卫的通报。

    罗幼度放下手中的红旗,大步走向殿外亲自迎接。

    符彦卿是他叫来的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

    符彦卿已经不适合统帅大军,官居魏王,又是国戚,在给他军队助长威势,可是不妙。

    不过罗幼度还是将他请来,当一个随军参谋,给自己出出主意。

    符彦卿有着丰富的同契丹作战的经验,将他带着身旁,聆听一下意见,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符彦卿这些年已经不管事了,每日都遛鹰逗犬跑马,跟鹰犬少年一般。

    见罗幼度亲自出来,符彦卿有些受宠若惊赶忙行礼。

    魏王,一路辛苦!

    罗幼度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郭暾,见他作揖行礼,微微颔首,拉着符彦卿往屋内走去作战会议室走去,将他带到沙盘前,与之讨论推演军情。

    符彦卿打了一辈子仗,论及经验,罗幼度这个经历过多场战役的老油条在他前面也算是菜鸟,加上符彦卿跟契丹打了一辈子交道,对于契丹的认知也远胜于他,给了许多中肯的意见。

    符彦卿道∶现在的东契丹看上去蒸蒸日上,但就如以青年,朝气蓬勃。什么耶律休哥,耶律斜轸,都不足为惧。与壮年的我们相比,终究略逊一筹。惟一可虑者,唯耶律屋质这老……

    他粗口习惯了,正打算老畜生说出口,但偷看了罗幼度一眼,改口道∶越老越妖,擅于谋先,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罗幼度颔首道:魏王说的是,耶律屋质几次出手,都让我们焦头烂额。东契丹若无他坐镇,新老之间的矛盾,耶律必摄未必压得住。

    符彦卿道∶陛下从倭国、高丽入手,迫使东契丹放弃防守主动出击,此招确实是妙。老臣打了一辈子仗,都望尘莫及。不过对方准备了那么多年,要是没有什么克敌制胜的杀手锏,老臣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罗幼度听得不住点头,轻轻地捋着胡须,亦觉得符彦卿这话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这几年中原东契丹有几分后来白头鹰毛熊冷战时的样子,都在努力地发展军事,好似军备竞赛一样。

    为此中原的炼铁技术飞速发展,都搞得产能过剩,各种铁锅之类的铁器开始于民间盛行。

    东契丹没有那么夸张,但是他们入主中原时,将中原的各类工匠以及技术图纸都带回了契丹,早已掌握五代十国中期的中原冶炼技术与唐朝铠甲的制甲工艺。

    这些年契丹内部多了一支名为铁林军的重甲骑兵,原来地铁鹞子突骑兵也得到了扩充,甚至于还多了一支铁甲步卒。

    契丹人也玩起了步卒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在很多时候,步卒能够做到骑兵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桑干河一战,张琼、党进的骑军与刘福的步卒相互配合的战斗方式,给他们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为此契丹也在这些年精进了自己的战术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罗幼度通过各种手段打探来的。

    足以表明,东契丹在很早之前就准备今日这一仗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进步是碍于中原的压力,激发了国家的潜力,从而获得的科技树,应该算不上杀手锏吧?

    罗幼度陷入了沉思,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头绪,问道魏王可有思路

    符彦卿摇头道∶没有,只是觉得有这可能而已,那老东西也未必就有什么杀手锏。当小心为上,无须深究。

    罗幼度忽然想到了古龙里的李寻欢,上官金虹的实力碾压小李探花,明明可以将李寻欢杀死,就是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接住小李飞刀,然后露出破绽…结果领了盒饭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双手一合,道:有理,任何杀手锏能够施展,必然因为自身的缘故,给了对方可乘之机。只要我们不给对方机会,就算对方杀手锏再厉害又如何?

    罗幼度已经领悟到了兵法的精髓,先立于不败之地,然后再败敌。

    万试万灵。

    罗幼度想了一想,对外叫道∶去将郭廷谓叫来。

    陛下!

    不

    多时,郭廷谓大步入殿。

    罗幼度指着郭廷谓对符彦卿介绍道:这位是郭廷谓,朕麾下爱将,御营司雄武军都指挥使,为人智勇兼备,有其祖郭令公之风。

    随即对着郭廷谓道:这位魏王,朕的泰山,他的大名就不用介绍了,契丹听了瑟瑟发抖高呼‘符王,的那个。

    简单的介绍,两人心里都特别舒畅。

    郭廷谓赶忙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郭廷谓的身份地位远不能与符彦卿相比,但听他是郭子仪之后,也情不自禁肃然回礼。

    看着郭廷谓,罗幼度问道:等着一仗,等了好久了吧。

    郭廷谓并非如潘美、常思德那样,属于御营司的老人。但是他跟舒元、林仁肇这三位南唐降将是最早站在他这边,与殿前司、侍卫亲军司的并列,撑起了禁卫三司。

    罗幼度对于他们的期许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郭廷谓道:能为朝廷立开疆扩土之功,乃末将夙愿。

    罗幼度微笑着点了点头,顿了一顿道∶但朕现在需要一人镇守幽州,朕想不出第二人比你更合适。

    郭廷谓道:陛下放心,末将保证,城在人在,人亡了,城还在。

    好!罗幼度拍了拍郭廷谓的肩膀,道∶这次你牺牲一下,下次朕加倍补偿。

    早年相比郭廷谓这样智勇兼备但却没有什么性格的将军,他更加喜欢舒元这样,性格明显,敢拼敢冲的将军。

    但这皇帝当久了,才知道郭廷谓这样有能力脾气好,恭谦谨慎,不争不抢,让干什么干什么的将军,才是真的宝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大定府!

    东契丹的皇帝正以最高规格的宴会宴请来至于蒙古的使者胡铭。

    胡铭看着四方作陪的契丹高层,心中感慨,这才是真正的待客之道。

    就中原那小家子气,不输都有鬼了。

    胡铭回到蒙古以后,忍不住添油加醋地将自己在幽州的见闻告诉给了兀氏乞儿。

    兀氏乞儿对于跟中原结盟是自信满满,他一直以为双方各取所需,结盟必成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中原压根不给他这个蒙古王的面子,小小的漠南都不舍得给。

    难不成要自己白给干活?

    兀氏乞儿越想越气,孛端察儿见状也在一旁煽风点火,直接促成了蒙古与东契丹的结盟。

    兀氏乞儿让胡铭再跑一趟大定府。

    胡铭是奚族后人,家族为契丹屠戮,对于契丹本无好感。

    但耶律必摄对于他的来临,热情洋溢,不但让于越耶律屋质亲自迎接,还亲自设宴让契丹有头有脸的人作陪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将是蒙古的王猛,焉能为了一点小仇小恨而罔顾国家大计?

    当即放下一切,与一众仇人,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宴会结束,耶律必摄单独留下了胡铭,以及契丹的两大核心人物耶律屋质、韩德让。

    这大战在即,双方并没有争夺蝇头小利,很快就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此战若胜,两家瓜分云九州。

    但如果大胜,攻入燕山防线,那燕七州归东契丹,云九州则归蒙古。

    胡铭说道:还有一事,我家主上希望陛下能够恩准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说道:贵使但说无妨。

    胡铭道关于太平王之事,太平王与我家主上互为安答,两人情谊比山高海深,我主希望陛下莫要治其罪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沉痛地道:太平王与朕亦是兄弟,只因他中中原诡计,对朕误会甚深,才有今日。只要太平王日后不在与朝廷为难,朕愿意与之重归旧好。

    胡铭大喜过望,说道:如此,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胡铭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直接让韩德让负责相送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看着胡铭远去的背影,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,自得知兀氏乞儿派使者与中原商谈结盟的事情以后,他便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确定了同盟事宜,方才放心,说道:阻卜野心不小,听他们的口气,还想着夺取云九州以后,从雁门关杀入太原攻取山西?真是马儿不知脸长……

    他的语气带着几分嘲弄。

    他是不可能让蒙古做大的。

    此战若败,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,可真要取胜了。

    中原短期内不可能再次北伐,届时孛端察儿的兀良哈将会让蒙古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。

    孛端察儿只要漠北,耶律必摄愿意给,可兀氏乞儿觊觎漠南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耶律屋质此时从怀里抽出一份情报,说道:陛下,刚刚在宴席上,老臣得到了消息。南朝已经出古北口了,正向着北安州的方向进发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一脸肃容,说道: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耶律屋质默默颔首,说道∶杨业已经出现在神山附近,此人来去如风,骁勇无比,已经在为南朝探路。

    耶律必摄傲然道:他有杨业,朕也有耶律斜轸何惧于他?顿了顿,他压低了声音,说道南朝已经出战,于越何时动手?

    -wAP.-到进行查看

章节目录

问鼎十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无言不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言不信并收藏问鼎十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