贞右二年十月末的时候,山东等地的战火方才告一段落。而北京大定府已经安稳了小半年。

    这一日,木华黎带着他的那可儿们,从城南朱夏门旁的官署出来,径往大定府内城的阳德门去。

    在他和他的部下们所经之处,道路两侧的居民们纷纷跪倒,把自己的额头深深地埋在泥泞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,就像是策马奔驰在草原上,看到大风将连绵高草吹动深伏一样。就连这些人萎靡而胆怯的神情,也和草原上垂头丧气的奴隶们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居民们跪在道路两旁,反而阻止了马匹尽情奔驰。他们身后那一重重的建筑,还有建筑后头林立的石塔、木塔落在木华黎的视线里,就像是野狗把天际线给咬得缺损了,又让木华黎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率领五投下之众进驻北京路已经小半年,但木华黎始终不习惯汉地的城市。这些层层叠叠的人工造物,放在一个蒙古人的眼里,太过突兀了。

    此前石抹也先在北京大定府里,为木华黎营建了豪奢府邸,木华黎入驻才两天,就调拨人马把整片建筑全都拆了,而在阳德门后头的大片空地,立下真正能叫人舒适的毡帐。

    后来木华黎甚至很少出入城池,转往城北七金山下的辽帝夏钵行宫驻扎。那片地方虽然荒碑盘屈,废墟成片,但长松郁然,而野草丰茂,可供畜牧,其景色仿佛大草原深处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木华黎仿佛看见了一望无际的碧绿草原,那景色漂亮得让人陶醉,仿佛痛饮美酒;那些山地丘陵区域和密集的林地,也和草原上的一样。那些树木都长了一千年,一万年,又高又密。微风吹拂过来,带来林间那种特有的,生机勃勃的气息。

    唯独少了戈壁和沙漠。木华黎有时候做梦,会想起那种孤寂和壮观兼具的冲击,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大声呼啸,纵骑奔走,想要看看那一望无垠的尽头,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已经受了命长驻在金国人的地界,纵有些不习惯,也就只有慢慢克服了。

    蒙古军控制北京大定府及周边的三十余座城池之后,其实面对着极其严峻的外部局势。其西面直接对着大金国的核心区域中都大兴府,而东面则正对着女真人白山黑水的故地。

    两面的敌人彼此相距只有六百余里,与蒙古军之间的接触线,却绵延超过两千里。

    木华黎要在如此广阔的区域保持威慑和控制,很不容易。何况五投下部落的兵力也不充足。

    虽然有成吉思汗的直接指派,但兀鲁、忙兀、亦乞列等部族合计只出了三千多人。弘吉剌部倒是很尽力,但这部族的多个千户此前深入金国内地,在山东打过大败仗,折损很多,所以当前遣出的兵力也就两千出头。

    木华黎本来以为,靠这五六千人,并不能长久地控制偌大的北京路,必定需要成吉思汗自高原再发大军为后继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东西两侧的女真人,居然都不曾发起有力的反击。辽阳府、广宁府一带的金军还凶悍些,他们的拐子马轻骑,偶尔在边境与蒙古军厮杀搏战。

    而中都那边的金军,说望风而逃都是轻的。某次木华黎的儿子孛鲁领了一个百人队哨探,沿途金军不敢阻拦,竟然给他一口气突到了中都城下!

    于是,木华黎便向草原上传了讯,请成吉思汗放心,自家老实不客气地在北京路驻扎下来。

    他能被成吉思汗视为臂膀,本身是极其聪明了得的人物。一旦长驻,便有长驻的心得体会。

    哪怕蒙古人的统治凶暴异常,动辄屠城灭族,但每一代北方强族崛起的时候,都是如此。在北京路的无数军民百姓看来,无非是女真取代契丹的旧事重演,所以,只要蒙古人给他们一条活路,他们是很愿意顺服的。

    至少,北京大定府乃至周边的百姓们,如今都已经调整了自家情绪,慢慢从废墟和死人堆里,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们的数量是多了点,分布是密集了点,与蒙古的风俗差异也大了点,但牧羊人哪有害怕羊群太多,或者羊群不听话的?

    只要牧羊犬够多,鞭子够有力,什么难处都能克服,而且,木华黎能从羊群上头得到源源不断的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个月来,木华黎按捺着性子,慢慢梳理整个北京路的政务,尤其注重分化、拉拢的怀柔手段,而不简单地杀戮。

    他陆续提拔了契丹人石抹也先、汉人张鲸、张致、石天应等人,按照汉儿的习惯,授予他们御史大夫、郡王、元帅、大将军等职务,让他们作为蒙古人的牧羊犬,去好好管理羊群。

    牧羊犬们大致都很努力。

    比如石抹也先有文武之才,能坐镇一方,所以木华黎让他当了御史大夫、兴中府尹,并领北京达鲁花赤,统领大定府十个提控,合计一万六千人的汉军。

    张鲸兄弟数人,在锦州一带的管理也很得力,所以木华黎让他在锦、宗两地征兵。张鲸很快就组建起一支以汉人和渤海人为主的军队,兵力超过一万两千,因为多用黑旗,所以军队就叫黑军。

    而石天应本来是张鲸的部下,因为骑射本领与蒙古人差相仿佛,得到木华黎的骤然提拔。更重要的是,石天应很擅长制造各种攻城器械。

    适才木华黎就是去城南军营,看了石天应带人营造的攻城锤、云梯车、箭楼等设施,并让他现场展示了以这些器械突破城墙和护城河的法子。

    这些器械无不巨大,有几具云梯车的木轮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高,车里供人攀缘的木梯足有四五丈,整辆车需要上百人一齐用力推动。

    这种庞大结构本身,又隐约透着精巧,使得此前从未见过攻城器械的木华黎大大地震惊了。

    吃惊之余,他立即颁布了三条命令。

    第一条,是在北京路范围内迅速搜罗工匠,不止是铁匠,包括此前不受重视的木匠,也要搜集来统一管理。

    第二条,当场赐予了石天应汉军世袭百户的官职,让他跟从蒙古将领夺忽阑彻里,不计代价,尽快增建这些器械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派了个那可儿,把今天所见的一切都编成唱词,立刻折返草原去。他要这那可儿告诉成吉思汗,铁一样的中都城不再是阻碍,忠诚的木华黎找到了摧毁它的办法。

    吩咐已定,他才离开军营,准备折返自家设在阳德门的大帐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策马奔驰的时候,眼神的余光忽然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勐然勒马,立在街心。

    他的弟弟,蒙古千户不合凑上来:“兄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里!”

    木华黎提鞭一指:“那个方向,有人看过来的眼神不对。那是把我们当作敌人的眼神,就像我们渡过不黑都儿麻河的时候,乃蛮部的人在上游看我们的眼神一样。”

    不合按住了腰间弯刀:“我去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几名跟随在木华黎身后的吏员脸色骤变,有人瞬间就淌下泪水,却无论如何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而木华黎很平静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,到那里。”他用鞭子继续指点:“这两个里坊的人,全杀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扼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蟹的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蟹的心并收藏扼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