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双方打起来的时候,有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司农局的队伍里面,站在赵雪影和朵朵身边。

    朵朵武功高强,对于身边的变化比较警觉,转头一看,竟然是令狐南和楼林。

    朵朵不悦道:“你们是鬼啊,悄无声息。”

    令狐南抿嘴笑了。

    赵雪影转过头来看向两个人。

    令狐南和楼林知道赵雪影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连可汗都得就乎着,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个侍卫呢。

    二人不能行礼便向赵雪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南宫希很惊讶地看着这一幕,心中疑惑,但是因为情况紧急,也不好过问。

    那刁民首领显然是把赵雪影给恨上了,想把赵雪影一锄头扪死在地里,可是还没有近前,便被楼林飞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那刁民首领吃疼,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,又被混乱的人群踩来踩去,当真只剩半条命去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焦灼难分的时候,从密林里面好似横空出现一队人马疾驰而来,是完颜烈的亲军。

    赵雪影看到为首的人是燕平,而不是完颜烈,心里面不知怎的,有点失落,但是转念一想,他肯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便释怀了。

    燕平带着人马很快将他们团团围住,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捕了所有的刁民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赵雪影上前走了几步,说道:“这位侍卫大哥,能不能跟您单独说几句话?”

    侍卫大哥?您?

    这般客套,吓得燕平差点从马背上跌落下来,这要是被完颜烈知道了,他的脑袋恐怕要搬家了。

    燕平尽量让自己稳住,非常冷漠地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向远处走去,足够远了,站定。

    燕平依旧骑着高头大马,而赵雪影站在马下。

    赵雪影说道:“这些人中有很多人是被胁迫的,你可以从他们入手。”

    燕平想抱拳行礼,到了半路,又赶紧收回手,说道:“属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燕平的人走了之后,大家清查人员,整理工具。

    在争斗中有几个匠人和官兵受了伤,不过,还好都不严重,只需要包扎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歇鲁让受伤的人先行回家养伤,其他的人接着修建筒车。

    密林幽深可怖,这本来是一座原始森林,鲜有人来。

    在密林的深处坐落着一处山寨,寨子四周是高高的城墙,上面有土匪把守。

    寨子里面坐落着很多座房子,亭台楼榭,仿佛一个独立的国家一样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站在城门前,向上面的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城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那人快速走了进去,很快来到寨主议事的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有一个非常豪华的椅子,坐北朝南,上面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在两边下手处的位置坐了好几个土匪头子。

    议事厅非常安静,他们正在等待一个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跪在地上,说道:“启禀寨主!我们的人跟官兵和司农局的人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那寨主身子前倾,问道:“完颜烈的人呢?可有插手?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:“不曾插手。”

    那寨主放声大笑,说道:“老子以为完颜烈来了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呢?结果还不是跟以前一样,任由咱们作威作福,完颜烈就是一个孬种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孬种?”

    一个清冷威严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惊恐地看着门口,充满着金辉的亮白门口款款进来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身姿阔绰,挺拔俊朗,一看便不是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完颜烈迈着长步,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寨主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完颜烈冷眼看着他,说道:“就是你口中的孬种。”

    那寨主语无伦次地说道:“你,你,你你你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完颜烈?”

    完颜烈淡淡道:“不错,就是本汗。”

    议事厅的土匪们纷纷站起来抽出宝刀。

    寨主慌忙喊道:“来人,来人!”

    完颜烈面色冷峻,讥诮道:“没用的,他们没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相当瘆人。

    那寨主只好说道:“咱们一起上!”

    完颜烈淡淡道:“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便抽出宝刀,飞身而起,快准狠,刀刀毙命。

    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没有看清完颜烈是怎么出手的,便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完颜烈杀光了所有人,唯独只留着寨主。

    当刀架在寨主脖颈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寨主说道:“我就是刀里行,要杀就杀,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完颜烈冷笑一声,让他英俊的脸颊多了几分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本汗何尝问你是不是刀里行,就凭你这句话,本汗便知道你不是刀里行。”

    那寨主狠狠地咬了咬牙齿,真是祸从口出,早知道什么话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要杀要剐,随你便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完颜烈冷声说道:“本汗当然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,所以根本没想着留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话,完颜烈已经将宝刀刺中他的要害,那人话都没有说全便倒在地上,瞬间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完颜烈拔出刀,在那人的衣服上蹭了蹭,然后将刀“啪”一下收回刀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随行的亲军进来汇报道:“启禀可汗,山寨中的土匪都被控制住了,负隅顽抗的当场斩杀,那些愿意投降的,皆被俘虏。还请可汗示下。”

    完颜烈淡淡道:“这个人不是刀里行,你着人将山寨里里外外彻查一遍,若是有可疑的地方立刻汇报给本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没有了刁民的阻拦,工程进展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在傍晚时分,筒车终于建好了。

    随着河水的潺潺流淌,筒车也跟着吱吱扭扭转动起来,竹筒里的水满了之后,发出梆的一声,翻倒在水槽里。

    吱扭声,梆的一声,构成了赵雪影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水槽里的水越聚越多,慢慢地顺着水渠向田地流去。

    众人皆欢呼起来,他们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大家笑着,说着,闹着,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南宫希看向赵雪影,她正看着人群浅笑嫣然,笑得温婉,笑得恬淡,美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朵朵突然挡住了南宫希的视线,恶狠狠地瞪着南宫希。

    她的王嫂可不是别人能惦记的。

    南宫希瞥了她一眼,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天越来越黑了,一行人往司农局走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有人唱起了金国民歌。

    金人除了骁勇善战,还有就是能歌善舞,赵雪影真想听听完颜烈唱歌,他的声音那般好听,唱歌应该也不会差吧。

    那人的歌声悠扬轻快,在这夜幕降临之际,丝毫不显忧伤,反而让人感觉到恬适和安详。

    赵雪影不禁想起了一个特别喜欢的诗人写过的那句诗: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

    眼下不正符合那种心境吗?

    充实恬淡、与世无争,这就是赵雪影想要的生活。

章节目录

被迫和亲蛮荒后,可汗他日日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纤意浓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纤意浓浓并收藏被迫和亲蛮荒后,可汗他日日娇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