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金锁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月以后,他睁开眼看到围绕在他身边的医生、护士和家人,暗自庆幸自己真的捡回了条命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微笑着告诉他说:

    “郑先生,这真是场奇迹,子弹准确的击中了你的心脏位置,可是你的心脏却长在了你的右胸,要知道每十万个人中才会有个你这样的情况。更加幸运的是,子弹虽然击中了你的左肺,但却没有伤到太大的血管,使我们有机会挽救了你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关于自己心脏生在右侧的事,郑银锁其实从小就知道,他的父母为此还带着他走遍了新加坡所有的大型医院,联系了国外知名的专家对他进行会诊,想知道心脏生在右边到底对他的健康是不是有影响。现在看来,心脏生在右侧不仅对他没有影响,甚至还救了他的命,郑银锁在今后的日子里经常这样想起。

    这起枪杀案轰动了向来以法律严苛著称的新加坡,警方对此展开了周密的调查工作,可除了根据郑银锁的回忆画了张嫌疑犯的画像外,没有找到任何与案件有关的线索。

    郑银锁虽然在这次枪杀中保住了条命,可是他的身体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伤害,从个身体健壮的中年汉子变成了个消瘦憔悴、身体佝偻、不时发出咳嗽声音的病态老人。他因为这次枪杀案也彻底失去了经商的信心,失去了住在新加坡的安全感,于是他变卖家产和生意,举家迁居到了澳洲。

    岁月平静的流淌了3年,郑银锁渐渐习惯了在澳洲的休闲生活,那场枪杀案留给他的伤害大部分都已经痊愈,只留下了经常咳嗽的老毛病。就在这时,个偶然机会让郑银锁再次陷入到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那日郑银锁在昆士兰州的大堡礁欣赏完美丽的珊瑚礁乘飞机回悉尼。由于连日的奔波劳累,郑银锁上了飞机后便闭起眼睛睡了起来。当飞机飞行了段时间,郑银锁起身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,他不经意间瞥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男子,股巨大的恐惧瞬间将他包裹起来。郑银锁跌坐在座位里,用双手抱住胳膊,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您冷吗”那个男人关切的问郑银锁,他的声音和那天晚上模样,只不过现在的嗓音里多了些温柔。

    “啊,嗯嗯。”郑银锁紧张的说不成话。

    男人打铃叫来了服务员,叫服务员拿了条毯子给郑银锁,然后他帮着郑银锁包裹好身体后,便靠在自己的座位后背上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。app<,。app。

    或许是男人关切的举动和话语,也或许是毯子带给郑银锁的温度,他的心跳慢慢的降了下来,身体不再打颤,情绪逐渐的稳定下来。郑银锁拿眼睛的余光偷偷又撇了撇坐在自己身旁闭着眼睛的人。是他!没错,就是他!那尖尖的下巴和脸上的疤痕让自己的记忆太深刻啦。这张丑陋凶狠的脸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恶梦中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报警,想悄悄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飞机上的空姐,可他又怕这样做会暴露了自己。万那个凶手发现自己也在澳洲,会不会再想办法来杀自己呢在接下来的旅程中,郑银锁裹着毯子动也没有动,他低着头生怕凶手认出自己。

    飞机降落后,身边的男人临下飞机前又关切的问了他句:

    “您没事吧”

    郑银锁把脸埋在毯子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乘客都下了飞机,郑金锁才拿掉裹在自己身体上的毯子,这个时候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。回到了自己在悉尼的家中以后,郑银锁并没有立刻报警,而是在3天后才下定决心拿起电话拨通了警察局的号码。

    郑银锁讲完自己的经历后,又不住的咳嗽起来,他那佝起的背像像虾米样起伏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报案以后,我们对那个航班的乘客进行了全面的调查,根据航空公司提供的资料,那个坐在郑先生身旁的人叫马哈茂德汉都亚,马来西亚人。”沃里克等郑银锁咳嗽完毕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找到这个人了吗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查了这个人的出入境记录,发现他在与郑先生同机抵达悉尼的第2天就乘飞机返回了吉隆坡。后来我们与吉隆坡警方取得了联系,那边反馈给我们的消息说那人所持有的是假护照。”沃里克摊了摊双手说。

    p<,

    “哦,那太遗憾了。”苏乐说。

    “唉,当初我要是马上报警就好了,咳咳咳。”郑银锁也是不无遗憾的说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,我有个问题想问您下。”苏乐看了捂住胸口的郑银锁。

    “苏警官,您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年前您苏醒过来以后,是否告诉警方是有人想雇凶杀害您吗”

    “说了,我5十的将那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警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告诉警方你所怀疑的对象”

    “当然,当时我唯的怀疑对象就是新民超市的李生荣,他当初曾经威胁过我,而且那起案子正好发生在我20家连锁超市开业的前天。”

    “警方对李生荣进行调查了吗”

    “调查了,具体的细节我不太清楚,警方告诉我他们没有查到李生荣与案子有关联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20家超市在第2天开业了吗”

    “开了,勉强支撑了个月,我醒来以后就把所有的超市转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超市后来转给了谁是李生荣吗”

    “不,当时李生荣也来找过我,我当场就拒绝了他。后来超市以很低的价格转让给了个姓陈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板以前也是做连锁超市的吗”

    “对,在我做超市之前,他的超市规模排在第2位,不过比新民超市的体量小很多。收购了我的超市以后,经过这些年的发展,他的体量已经变得与新民差不多,在新加坡形成了两大连锁超市竞争的态势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调查过姓陈的这家公司吗”

    “我听警方提起过,应该是做了调查的,可也是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超市的名称叫什么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长坡超市,老板叫陈吉民。”郑银锁按着自己的胸口回答。

    结束了对郑银锁的拜访,沃里克驱车来到家快餐店,3个人啃着松软的汉堡,讨论起郑银锁的案子来。

    “沃里克,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会把郑银锁的案子与好葡萄公司联系起来。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沃里克舔了舔自己手上的沙拉酱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从机场的监控录像发现,马哈茂德当时是乘出租车离开的。找到了当时的司机以后,根据司机的回忆,我们找到了马哈茂德的下车地点就在好葡萄公司的写字楼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去过好葡萄公司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调查了那座写字楼里面的所有公司,拿着马哈茂德的照片家挨家的问,最后终于在好葡萄公司找到了他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好葡萄公司做什么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他到好葡萄公司取了个包裹。当时我和我的搭档来到好葡萄公司,接待我们的也是这个梅恩,我的搭档拿出马哈茂德的照片问她有没有见过这个人,梅恩立刻说见过。梅恩告诉我们这个人来公司取了个包裹,由于这个人长的比较特殊,所以对他的印象特别深。”

    “马哈茂德为何要到好葡萄公司取包裹难道好葡萄公司做快递业务吗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no,并不是这样,梅恩当时解释说这个包裹是从菲律宾寄来的,她收到老板哈里的封邮件,邮件中说有人会凭密码到公司来去这个包裹,只要有人说对了密码,就将包裹给他。”

    !

    “知道包裹里是什么东西吗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no,邮件中没有说,梅恩也没有打开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后来联系过发邮件的人吗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有的,我们以警方的名义给他们老板发了个邮件,询问关于那个包裹的事情。邮件很快得到了回应,在回信中说有个朋友知道他在澳洲有家公司,托他做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他朋友的信息有提供吗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no,我们再次发邮件询问他朋友的事,他告诉我们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难道这样就完了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no,我们将相关的资料发给了菲律宾警方,希望他们帮助调查下这个哈里加西亚以及他朋友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什么也没有查到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no,他们根本就没给我们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那个马哈茂德,在澳洲还留下什么线索吗”苏乐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我们查了马哈茂德在昆士兰州停留期间所发生的案件,发现有名日本游客在凯恩斯的家旅馆中被杀身亡。凶手是用客房内台灯上电线将客人从背后勒死的。警方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这件案子至今也未能侦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怀疑这起案子是马哈茂德做的”粱芙问。

    “马哈茂德并没有入住过那家酒店,在酒店附近的监控录像中也没有见到过马哈茂德的身影,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怀疑是他,只不过是时间上的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我们需要到凯恩斯去看看。”苏乐若有所思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没问题,我回去先办理调查好葡萄公司账目的手续,把这边的事情结束后就可以去凯恩斯。”沃里克爽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办手续大概需要多长时间”

    “2-3天吧,些手续挺麻烦的。”沃里克摊摊手回答。

    “从悉尼到布里斯班远吗”

    “不远,个小时的飞机就到了,非常的方便。怎么,你们要去布里斯班吗”

    “对,想去那里拜访位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祝你们顺利,有事情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。不过,请注意在没有我陪同的情况下,请不要行使警察的权利。”沃里克叮嘱道。

    /9/907/

章节目录

警事现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鲁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鲁郡并收藏警事现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