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十里洋场火爆的时候,也是那些犹太佬们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就是命,我一直想收购几家做高级时装的品牌,但我老豆一直在阻止,说我激进冒险,不知道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海湾集团最近倒是动作连连啊!几家大牌的亚洲代理权都拿到了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出手真快!佩服啊!”

    冯晏海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打心里赞成林怀乐在奢侈品市场的布局。

    世界和平,商业也会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诞生的繁荣,口袋中有钱,大家就想消费,奢侈品会迎来高速发展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小花活而已,前辈们谨慎,不会插手自己不懂的领域,鬼佬们的投资也变得保守,这才有我的发挥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人文领域在未来的发展,我很看好,所以想跟您这位服装界的鬼才合伙搞出点大场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管是东京、还是首尔,一个即将崛起,一个百废待兴,菲律宾、大马、泰国这些地方,如果没有了华人,就是一滩烂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得机会来了,想要统治一个国家,只需要管好臣民们的眼和耳。”

    “电视台是高度管制产业,我们插不进去手,新闻报纸倒是个不错的选择,可英美的传媒巨头们不会给我们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认为时尚杂志会是个好媒介,宣传我们眼中的美,贩卖我们旗下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而后在承办让世界都瞩目的盛大节目,到时候一定赚上天啊!”

    林怀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一口气把话说完,才低头喝水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说的都是钱,但花花大少冯晏海却听出了一点不寻常的地方,那就是林怀乐嘴里眼与耳的论调。

    人类是靠眼睛和耳朵获取信息的,著名传销导师戈培尔先生曾经说过,谎话重复千遍,即是真理!

    这句名人名言,深刻地揭露了现代传媒学的本质,那就是重复告知,不断重复什么是美,不断重复什么是对。

    “我赞成你的想法,不知道有没有具体计划?”

    冯二少靠在沙发上,扯了扯自己的领带,一副纨绔形象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喜欢电影,但六叔老了,他那点雄心壮志,心狠手辣,都用到了长城影业身上,打倒了宿敌,就此生无憾了!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的问题是,香江虽然是亚洲电影中心,但跟欧美还有巨大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法国有戛纳电影节,意大利有威尼斯电影节,德国有柏林电影节。”

    “更别提现在如日中天的好莱坞金像奖了!”

    “但身为亚洲的电影中心,香江连个国际电影节都没有,真是让人无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林怀乐看了一眼时间,发现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,用力地拍了拍手,招呼司徒浩南进来,开口说道:“肚子有点饿,让厨房搞点吃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冯少,下午还要去看看政府的公屋,今天委屈一下,等明天一起去南丫岛食海鲜,算是给您赔罪!”。

    冯晏海临来的时候,自己老豆千叮咛,万嘱咐,让他一定不要偷懒,把流程走完。

    具体的事,由下面的员工负责,他就是一杆大旗,晃悠一圈就行。

    “都是为了赚钱,不辛苦,外加还想听林生的想法,国际电影节的影响力很大,但电影协会那帮人,都是帮猪头。”

    “捞钱的时候胆子比谁都大,但要他们主动做事,一个个都推三阻四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在电影圈里就是个白丁,人人都把咱们当成猪头三,不知道有多少陷阱等着咱们呐!”

    冯晏海不在乎吃什么,他很关心林怀乐嘴里的电影节该如何运行。

    冯二少担心的事,林怀乐也考虑到了,他们两个都是圈外人,即便林怀乐已经开始同邵家合作开始盖电影院,搞院线,但在导演和电影公司眼中,他还是个白痴,是个主动送钱给他们花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光是电影节,路一定走不通,但要是先搞时装周呐?”

    “现在北美已经有了专门的典礼承办公司,我们也可以注册一家,香江时装周,想想就让人兴奋!”

    一口吃个胖子,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并非没有抓手,冯二少就想成为香江的迪奥先生,可这家伙实在吃不了苦,外加也不是做设计师的料。

    不过,冯晏海却一直不死心,没想到山不转水转,林怀乐要搞香江自己的时装周,见到林怀乐伸来的橄榄枝,他决定抓牢抓住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司徒浩南招呼着工作人员,将做好的饭菜都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边吃边聊,我在工地吃过饭,虽然没有大酒楼精致,但胜在味道足,很下饭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我们就在房间中休息一会儿,等等布政司的人到了,大家一起看完公屋,这次烦人的例行巡查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碗筷摆在桌子上,因为下午还有公事要忙,就没开酒,而是拿了几瓶苏打水充场面。

    菜也很丰富,有白斩鸡,清蒸石斑,菠萝咕老肉,还有三道青菜。

    这些菜在冯晏海的眼中,的确有点粗糙,但一想是工作餐,也就无所谓了,加上他现在的心都在时装周的身上,见工作人员都走了出去,迫不及待地发问:“林生您没有唬我,真要成立香江自己的时装周?”。

    林怀乐亲手给冯晏海夹了一块白斩鸡,肯定地表示:“当然不是唬你了!”

    “香江时装周,宜早不宜晚,名字最好起的大一点,叫亚洲时装周,必须在宣传上压倒以后所有的竞争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电影节也要这样,亚洲电影节,名声多响!”

    “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思来想去,亚洲时装周主席的位置,非冯少莫属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要的就是名权钱,权是鬼佬的,十五年之内,你我就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这东西,你我都不缺,那现在就缺名了!大丈夫应当青史留名,即便不能,那咱们也得时装史留名啊!”

    “冯少您想想,是不是这个道理,如果这件事搞成了,具有影响力的世界名人,听着就顺耳!”。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香江大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酱油加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酱油加盐并收藏重生之香江大枭雄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