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过年,这个不是李9州要操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府中有李虫娘这个内务好手,连直懒散的张老头也帮着张罗。

    朔方各官员们自然是要送礼给李9州的,而其他远处的诸如高仙芝、封常清、哥舒翰、京城中的太子、杨国忠等等有来往的府第也有年礼送上门。

    皇帝也直还记着他,这个喜气洋洋的时节也派人送来了例礼。

    连杨贵妃、虢国夫人也送来些例礼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边,前去京城送礼的郭子仪却迟迟未归,看来他应该是拜访的人太多了,又或者是被某位大人物挽留在京,来不及赶回来过这个年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礼物李9州大多看都没看,对于他这么有钱的人来说,再贵重的礼物也不值得他去留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其中却有些让张小锣很是喜爱的物事,那些小东小西,烟花之类的。

    为了安抚整日读书的张小锣,李9州特意批准他去放烟花。

    以至于大部分烟花还没等到过年这晚,便被张小锣放完了。

    除夕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经历了那么多风波和辛苦,这天算是整年最顺顺利利、平平安安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当晚李9州府上摆开了年宴,邀请了朔方大部分官员前来庆贺番。

    新年的灵武城之夜炮竹喧天花纸满地家家守岁满城灯火,热闹虽然热闹,但毕竟与元宵灯节不同,人人都呆在家里与亲人团聚,街面上除了小巷内有孩童们在自家门口点放小炮竹外,基本没有行人踪迹。

    李9州府上确实番热闹的场面。

    那些客套话已经说腻了,接下来便是用酒代替言语,众人都开怀畅饮,只是少了郭子仪,多少有些失意。

    绚烂的烟花腾空而起,其时已近午夜,新旧年之交的时刻,众人吃罢散尽之后,李9州仰望夜空中那盛开的朵朵艳丽。

    “过年了!”府里上下在接待完了那群被李9州邀请来的官员们之后,这才齐声喧闹。

    李9州面笑着,面看着他们欢快的模样,连张老头也跟着欢跳不已,拿出炮竹放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9州于是回身到屋中椅上坐了,拈了几颗栗子慢慢剥着,继续观赏满天的烟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有钱的李9州,是少不了给大家分发红包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红包,确实是用红布织成的,每个包里放满了银钱。

    大家挨个儿到李9州面前拜年,领了重重的个红包。

    这些人已经跟随了李9州多年,第次从他手中那倒过红包,高兴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红包呢”发完了所有人的红包后,李虫娘凑了过来问到。

    李9州心中愣,糟了,光顾着他人,把自己这位妻子的红包给发漏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空空如也的手中,李9州嬉皮笑脸说道:“你都成婚了,是大人了,还要什么红包”

    李虫娘瞪眼嗔道:“那张老头都那么大把年纪了,他都有红包,为什么我没有”

    “他跟你不样,他虽然老,但是还没成婚,在我眼中他就是个老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说谁是老小孩呢”旁边的张老头耳朵极灵,听见了他们的对话,走过来质问李9州。

    “咱们总得照顾老人家不是”李9州看着李虫娘说了句,随即转头看着张老头道:“今天过年,我就不跟你贫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,我也懒得跟你贫嘴,把你那些珍藏的美酒拿出来吧。”张老头说到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喜欢这个,早给你准备好了。”李9州从自己旁边拎起坛酒递给他。

    !

    “正宗的女儿红。”张老头用鼻子嗅了嗅,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不错吧”李9州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张老头歪着头想了想,突然道:“有这么好的酒,平日里怎么不拿出来”

    李9州哈哈笑了两声道:“就是要在这种特殊的日子拿出来才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旁边的李虫娘也附和到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两已经开始夫唱妇随起来了。”张老头本正经的建议道:“要不你两给咱们表演个节目。”

    李虫娘认真地思考了下,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摇着头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你看,人家不愿意。”李9州指着李虫娘,笑着对张老头说。

    “你两应该有很多悄悄话要说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张老头见状,便找个借口走开了。

    从早上就开始忙碌了,李虫娘此时有些疲累,便回房洗漱安歇了。

    pp<

    李9州则直坐在屋中看着院中欢乐的人们。

    他其实还在等个人——郭子仪。

    不知道郭子仪什么时候回来,但他想尽快知道京城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已进入后半夜,但城中依然是喧嚣不减,片浮华热闹。

    见张小锣将烟花放到了花园中,生怕他引起火灾来,李9州正想上前制止,突然看见郭子仪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看着他走得匆忙,不言不语,李9州面色不禁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郭子仪已经走到了面前,脸上像个苦瓜样。

    李9州也不及问他那些送礼或者拜见谁的事情,不由愣问道:“怎么了有什么消息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”郭子仪拱手行了礼,沉声道:“我也是回来的路上刚刚得知的消息,据派出去的探子来报,安禄山那边有大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李9州愣,问道:“什么动作”

    “就在过年前天,安禄山回了范阳。”郭子仪说道:“圣人本来是留他在京城过年的,但被他以边关动荡为由拒绝了,马不停蹄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。”

    李9州仔细想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苗头。

    照理说,边关大员在京城之中,受到皇帝亲自邀请,留京过年,这可是天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换成其他人,即便是自己,来不能拒绝皇帝的邀请,2来这可是好事,也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但安禄山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李9州又问道:“可知道他是以什么理由拒绝的”

    郭子仪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,才说道:“说是范阳军中有人作乱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小事,确实应该回去处理。”说完,郭子仪又喃喃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这可就奇怪了。”李9州看了眼郭子仪。

    郭子仪跟他样的想法,两人对视了眼,随即异口同声道:“这是他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要先起兵,总得找个借口。

    他借口自己军中内乱,到时候再来个叛军镇压不住,任由这股“叛军”将战火燃烧到其他地盘上。

    这下可大大出乎了李9州的意料。

    掐指算,离安禄山起兵作乱的日子还有阵子,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个大动作。

    难道安史之乱要提前爆发了

    这也不符合历史啊。

    又或许真的是安禄山军中出现了叛变。

    或者,安禄山只是想搞些小动作,小把戏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都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读者身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个时节,大过年的时候,谁也不会有太多的提防。

    越是防备松软,若安禄山真是想起兵作乱,倒是个天大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不光李9州,任谁也想不到安禄山会造反。

    虽然早早便有心理准备,从穿越过来那刻便在等待着安史之乱的到来,自己绸缪这么久的时间,切的切,也是为了应对安史之乱。

    但李9州还是大吃了惊。

    这种出其不意的事情,从兵家角度来说,不失为个较好的谋略。

    不明白他的意图,不明白是不是历史改变了。

    随着郭子仪带来的这个消息,李9州突然感到有些措手不及,忙低头整理着思路。

    “安禄山这是在叛乱前的试探,试探皇帝的反应,试探大唐其他地方的战力。”李9州分析道:“若是皇帝没有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他军中有人故意叛乱,让安禄山自己处理,到时候安禄山便是挥军直入,若是其他地方的军队抵挡不了他们,那便是他叛乱的最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郭子仪想了想说道:“若是兵败了,安禄山便会将责任归结到自己军中的那些叛乱之人,反正跟他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&

    “下的好手棋啊。”李9州仰头看着天空,“他这招试探,似乎是筹谋已久了,不过说起来,又是意料之中的事,只是不知道咱们那位皇帝老子有没有反应过来,或者边关的其他将士有没有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,倒是不好。”郭子仪说道:“安禄山手下军士不少,旦势如破竹,只怕不用多久,大军便可长驱直入。”

    离范阳最近最要紧的地方,便是东都洛阳。

    洛阳对于大唐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郭子仪又说道:“安禄山若是此时借着这个借口,在过年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间杀个措手不及,倒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走出第步的试探,若是试探出了朝廷的无动于衷,那么他的第2步将会迈得很大。”李9州忧虑的说道:“他若起兵造反,第个目标便是洛阳。”

    /6/6079/

章节目录

拐走杨玉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梦三四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梦三四年并收藏拐走杨玉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