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药铺里的大夫是不答应给开这种东西的,毕竟这玩意自己用还好,若是给旁人用,那不是在害人么?

    只是,钟德轩这几日因为冯旭成亲的事,弄的自己眼皮下乌青老大的一块,看上去,确实是像失眠的模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,钟德轩多给了半两银子,那大夫才勉强同意给了一副药粉,再多没有。

    钟德轩本就不是为了给自己治病,就这一副药粉,足够了!

    做好所有准备后,钟德轩便朝大槐树村这边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到了大槐树村附近,一直等村口没人了,这才悄悄地进来,往学堂去。

    一直窝在村口角落处的赵铁柱:……

    仿佛我是个死人~!

    钟德轩到了学堂附近,也没去敲门,而是躲在角落等着。

    收到赵铁柱通知的宁芃芃,悄悄带人过来时,一眼就看到,贼头贼脑躲在学堂角落处的钟德轩。

    宁芃芃的脚步顿了顿,停下来,让带来的人先分散开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学堂里的朗朗读书声,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钟德轩的耐心也十足,一直等到这些学生放学了。

    冯旭站在学堂门口,看着这些学生对他鞠躬说先生再见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点头跟着说再见,一直等到所有的学生都离开学堂,冯旭这才准备转身进去关门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把门给关上,就见一只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钟兄?”

    冯旭抬头,一眼看到满脸笑容看着自己的钟德轩,他的后背先是泌出一阵冷汗来,然后强自镇定下来,故作惊喜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冯兄,我好不容易今天抽了空,来见你。

    来时,我看村里后山那边有一条小河,不如冯兄陪我在河边走走,喝上一杯,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,还拍了拍腰间的一个葫芦。

    冯旭的眼睛闪烁了一下,微微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冯旭关上学堂的门,跟着钟德轩离开,宁芃芃便招呼着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钟德轩一路往偏僻无人的小路走,明显上次已经把大槐树村里的路给查探过了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一条小河边,这小河平时只有早上的时候,村里的一些村妇们来洗衣服才会来。

    现在都已经是下午时分,根本没人。

    钟德轩看到这条河时,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然后把系在腰间的葫芦给拿了下来,拔开塞子假装自己喝了一口,然后递给冯旭。

    “来,喝一口,也不知道以后再这般喝酒,会是几时了!”

    冯旭紧紧盯着钟德轩递过来的酒葫芦,缓缓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然后勐地一松,抬手拿起酒葫芦,就对着自己勐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在一起喝酒了!”

    冯旭的语气,很是低落。

    听到冯旭这话,钟德轩的脸上微微抽了抽脸皮。

    “冯旭,有时候,我真的很羡慕你,又嫉妒你!

    仿佛只要有你在的地方,所有人都得退避三尺。

    你可知,在你第一次参加考试时,那年我也曾想去参加。

    可先生告诉我,以我的学识,根本不可能考中,所以,让我向你学习。

    那天,先生是当着所有学子的面说的,我能感受到,那些人对我的嘲讽。

    可唯有你,却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,只管看着手中的书。”

    仿佛就是因为冯旭已经喝下了他葫芦里的酒,所以,钟德轩的话中,充满了怨恨。

    冯旭却忍不住张大了嘴,难道就是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,所以他才在后面故意害自己,不让自己科考高中?

    他想询问为什么,却突然想起了宁老夫人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有些人,总会给自己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,来说服自己做的没错。

    这种人,根本不可能会反省自己,只会把所有的错误让别人来承担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不看书,便不能考出好成绩。

    钟兄莫非以为,我是不用刻苦学习的天才?

    我只是把其他人在玩耍的时间里,都用来学习了而已。

    每年的束脩,皆是我父母兄长从地里刨食,辛辛苦苦挣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想,也不能,趴在他们的身上,吸着他们用血汗挣来的钱养我!

    我想尽快的考中后,能减轻一下我父母兄长肩膀上的负担。

    可惜,我一次又一次落榜,让父母兄长失望。

    今年再次落榜,之后虽然是大嫂闹起来想分家,其实我也是松了一口气,自己终于不用再趴在父母兄长的身上吸他们的血了!

    只是,我一直都以为是自己太倒霉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冯旭深深地看了钟德轩一眼,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,整个人都显得摇摇欲坠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冯旭这番话,钟德轩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看到冯旭要晕倒的模样,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谁让我看着你就不爽呢!”

    说完,钟德轩也不想用牛筋来勒冯旭了,而是半抱着冯旭往河边走。

    等走到河边上,就一把准备将冯旭推下去。

    到时,就算被村民们发现河里冯旭的尸首时,大家也只会觉得他太过高兴了,喝了酒,不小心失足摔进河里淹死的。

    若是勒死的话,少不得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现在,整个大槐树村里的人,可没人看到过他来。

    官府定会把这件事,判成是意外。

    钟德轩一边想,一边狞笑着!

    只可惜,他用力一推,居然没推动冯旭,反倒是被冯旭,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钟德轩见状,恶向胆边起,直接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,准备一石头砸在冯旭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却被身后的人,一拥而上,直接把钟德轩给压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钟德轩没想到,自己会被人抓了个现行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有些慌乱,后面连忙大声的喊冤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要不是这些差爷们一直守在这四周,看着你对冯夫子所说和所做的一切,我们还真的就相信你是无辜的了!”

    宁芃芃拍着手掌,从远而近,对着原本在剧烈挣扎的钟德轩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宁芃芃这话,钟德轩的脸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按着自己的人,居然不是村里人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穿着衙门里官差的衣服,饶是他想喊冤枉,一时之间也喊不出来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贰姑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贰姑凉并收藏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