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里,沐鹿挑选了数十个水性好的人,开始教授他们在水下破坏船只的要点。

    赵无忧则安排钱不够,让他们连夜赶制刚刚沐鹿画出来的工具,方便他们来行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,码头上依旧人潮汹涌,那些人依旧守在船边不肯离开,想着可以趁乱捞一点漕帮的钱财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,沐鹿等人终于准备就绪,而且在沐鹿的亲自带队之下,他们一行人来到了码头附近。

    在人的接应下,他们所有人开始蹬船,又在帮助下一一下水,绕过漕帮的探子,直接来到了船底部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水性极好的人,每一个都能在水下潜水一刻钟。

    三个人三个人一组,轮替着开始凿穿这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这场大行动刚开始的时候进展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漕帮帮主也是老油条,他自然知道水下是个看不到的地方,所以专门用坚固的木料来抵挡,又接连用无数的猪皮胶,来粘连这些木头。

    在水下的众人刚开始并不适应,而且晚上的水很凉,并不能完全用力,所以进展十分缓慢。

    他们又要防备船上的人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每次呼吸的时候,还要跑到别的地方来呼吸吐气。

    这来回吐气的时间,就已经把时间浪费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不过索性赵无忧命人打造的工具不错,也幸好是沐鹿亲自带着人来的,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处粘连道地方。

    用尖锐的刀锋,敲开了一道缝隙,紧接着,他命令自己的手下,沿着这条缝,继续向下来挖。

    天色渐黑,不过这些人却有数十颗夜明珠在手,还能够看得清楚这些船缝。

    渐渐的,这些人有了经验,也终于开凿出来了数十个小洞。

    很快,这些小洞被挖大,连成一片,另外又有一层厚实的贴片在下一层。

    这个船这么大,难怪漕帮的帮主号称这艘船永远也沉不了,原来他竟然用打造盔甲的手段,来打造这艘大船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一层厚厚的铁皮,也有些伤心丧气,不会沐鹿却并不愿意放弃,他直接拿出了赵无忧交给他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贴合在船底部。

    这是赵无忧让人建造的大炮仗,虽然威力并不算太大,但也可以遇到危险的时候把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他将引线拉着,带着人躲在了远处。默默的等待奇迹的发生。

    半分钟之后,一声闷响,传到水面上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实在深夜,而且这个东西的威力也并不算太大,所以并没有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沐鹿带着人,一路向前走,来到了刚刚放大炮仗的地方,终于看到了这厚实的铁皮块动摇了。

    众人欣喜若空,又接着用一个大炮仗,还是放在原来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那个大炮仗又响了,水浪带着些许冲击,众人连忙再次围上前一看。

    这次可以了,这次居然将下一层的木板打开。

    所幸,帮主没有在下一层安装铁片,不然的话,只怕沐鹿等人要无功而返了。

    众人沿着那个被撕裂的口子,继续深挖,想要尽快的将船凿穿。

    这场活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,这些人才终于将船给凿穿一个小洞。

    看着那小水流窜进船底,众人相视一笑,然后继续拼命的干活,在中午时分,众人已经挖开了三个洞,而且每一个都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再努力一把的沐鹿,回过头看着已经受不了的手下,于是果断的下了离开的命令。

    毕竟人命关天,他不能拿着自己的手下性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耗尽体力的众人终于赶到岸上,在接应的人照顾下,坐上马车离开了现场,而那些不必要的东西都被他们留在了水里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船舱到人终于赶到了不对劲,这个大船居然摇摇晃晃,好像是失去了平衡很一般。

    “帮主,大事不好了,我们的船舱可能是进水了,整个船体都发生了倾斜。”

    借酒浇愁的帮主一听说自己的船进水,先是否定,直接大着舌头说道: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船不可能进水的,我在船底甚至都安装了无数个铁皮,怎么可能会漏水,不可能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船确实发生了倾斜啊,帮主,不相信的话你来看一看啊。”

    见自己手下这么说。那个帮主也有些狐疑,他皱着眉眼,骂骂咧咧的走上船头。

    站在船头,他心都凉了,这一切居然跟手下人回报的一样,自己这个巨无霸的船居然真的沉了?

    他怒吼着,大声叫道:

    “是怎么回事。马上都给我进水底,看看是怎么一回事,我的船怎么可能会进水,马上去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在帮主的怒吼下,数十个小伙子跳下水,开始寻找漏水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军师这时候也听到了手下的汇报,连忙走上船舱,他刚好听到了那帮主的怒吼。

    眼看着事实摆在眼前,再去做别的也没有用了,军师走向前,一脸严肃的看着帮主,悻悻然说道:

    “帮主,早做打算啊,这船舱里东西太多,我们必须要把它运送到码头上,或者运送到别的船上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总怕这些奇珍异宝和银子,都要和这个大船一起葬身水底了。”

    悲痛万分的帮主在军师的劝告下,终于回过神来,开始安排手下的人,将一部分东西运送到自己的别的船上,将另一些东西,就近运送到码头上。

    而帮主,也坐上了另一个船上,他无力的看着眼前已经严重倾斜的船只,心里悲痛到含着泪光。

    那些下水到人也都回来了,他们一个个哭丧着脸,向帮主回报自己看到的情况。

    老水手出身的帮主自然也知道,这件事肯定是有心人作为,不然的话,船底也不可能会出现三个水孔。

    他无力的坐下,挥挥手让人离开,一旁的军师有些无奈,紧接着,他又愤恨的看着周围的船只,怒气冲冲的说道:

    “都怪这些人,肯定就是他们中间的人,觊觎漕帮的财富,所以才这么下贱,居然凿穿了我们到船只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,帮主也找到了宣泄口,他站起身来,走到船头,看向那些觊觎自己财宝的人,厌恶又愤怒的吼道:

    “要是让我知道这是谁做的,我一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可惜,他即便吼的再厉害,船终究还是沉了下去。

章节目录

至尊大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青柿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柿子并收藏至尊大纨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