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林网 > 其他类型 >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> 第九十七章 死神的骗局

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》 第九十七章 死神的骗局

    “教授,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把汤姆安排的明明白白后,威廉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些时候,我和塞德里克还有秋在禁林……散步,我们碰到了罗南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散步?”邓布利多眼里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换个词……消食。”

    “半夜去禁林消食,很不错的习惯。”邓布利多笑了笑,没有在意威廉他们夜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罗南……我记得那个马人,一个脾气还不错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罗南告诉我,长蛇座的ε星,越来越亮,在昨夜的亮度上,甚至超过了长蛇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而昨晚伏地魔的魂器复活了,你认为这个征兆是指这件事?”邓布利多淡定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威廉。你是想说,马人的预言既然这么准确,可以让他们帮助我们。”邓布利多说。

    威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威廉,如果你了解马人,就知道他们经常说一句话:‘马人的预言,不会着眼于细枝末节。’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马人们夜观天象,只能预测一个物种、民族的整体命运,却无法预测某个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知道,下一个帮助伏地魔的巫师会是谁,我们想知道,汤姆会在美国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马人不能给我们答案,他们从不着眼于这些细节,只观察未来大势。

    比如,我不止一次听费泽伦说,‘巫师界的人们只是在度过两场战争之间短暂的和平时期。能带来战争的火星在我们头上明亮地闪耀着,暗示不久以后肯定要重新爆发战斗。’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用他们说,我也观察到了。但他们能告诉我们更详细的细节吗?

    比如谁赢了,如何打赢?”

    “那昨晚的事情……”威廉疑惑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邓布利多叹息道:“汤姆的复活,很大程度影响英国未来的走向,甚至是整个魔法界的走向。

    所以马人才能在偶然间,得知这个情况……我们不能指望他们每次都这么幸运。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十指交叉,补充道:

    “而且即便他们知道更多细节,我也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威廉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提到的数字占卜吗?”

    威廉点点头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轻声说道:“维克多教授说袭击会发生七次,最后失败。

    七次是准确的,汤姆确实使用了七条蛇怪,但是预言说失败了……到底是谁失败了?

    汤姆失败了吗?他确实失去了身体,但还有复活的可能。

    我们失败了吗?

    你阻止了里德尔复活,让他变成了影子状态,被袭击的人也没有死……但是,威廉你不会认为自己成功,因为里德尔变成我们的一个棘手的远虑。”

    “预言都是这样模棱两可,无数次的结果告诉我们:过于相信这一类事物是很愚蠢的!

    伏地魔当年就是过于相信某个预言,才造成他现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们只能尝试去利用,却不能把它当成既定的结果,不然它会误导你。”

    威廉犹豫了一下,“但有一个预言,我很疑惑,思考了很久……教授,您看过《泰科·多多纳斯的预测》吗?”

    “很多年以前,我就看过。”邓布利多再次抬手,书架上又飞过来一本书。

    “很有趣的书,甚至后来回过头细细品味,某些预言,就发生在我周围的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疑惑的是这一段吧?”邓布利多翻开某一页,轻声念道:

    “呵,冷酷的魔王!

    啊,残破的灵魂!

    当年的自我放逐,

    死神的馈赠中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您觉得在说谁?”威廉询问。“黑魔王目前也就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邓布利多推了推半月形眼镜,声音低沉:“很多年来,我都认为说的是格林德沃。”

    “格林德沃不是被关在了纽蒙迦德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一个纽蒙迦德能关住格林德沃吗?那里最初还是他建造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初代黑魔王为什么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邓布利多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盖勒特答应我,永远不离开纽蒙迦德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威廉咳了咳嗓子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不像是死敌,倒像是情侣之间的决绝,有点‘此生不复相见’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他既然答应您不出来……为什么还认为是他呢?”

    “威廉,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盖勒特。”邓布利多的声音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他很善于蛊惑人心,欺骗感情……这么说吧,他是我见过最能说谎的人,我无法分辨……他哪句话是真的,哪句话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认为,他自我放逐在纽蒙迦,迟早有一天会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邓布利多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但我却觉得预言不是说格林德沃,而是汤姆·里德尔。”威廉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里德尔是个残破的灵魂,他还说自己被伏地魔放逐在日记本中。

    他提到了斯莱特林记载中的死神,和死亡圣器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他也很符合预言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圣器,圣器,”邓布利多喃喃地说,“一个绝望者的梦啊!”

    “可它们是真的。”威廉想起了自己的戒指,还有尼可的那本炼金术书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认为预言中的死神,是指代三兄弟中的死神?”邓布利多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死神的遗赠也许就指新的死亡圣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汤姆真的去找死神,并且企图得到三件圣器。”邓布利多说,“我会很开心,因为那是愚蠢者的诱饵。

    威廉,人永远无法征服死神……无论哪个版本的三兄弟,我们讥讽老大、老二的短视,欣赏老三的聪慧,嘲笑死神被愚弄。

    但你有没有注意到,最后结局里,老三也死了,他的灵魂也被死神带走了。

    死亡圣器……死神的骗局罢了。任何企图找到死神的家伙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威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教授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让门口的哈利,过一会再进来,给我一首歌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威廉哦了一声,离开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呆滞地坐在椅子上,露出从未在别人面前展现过的颓废气质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起身走进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朴素的房间。

    墙边立着一个大物件,用黑色天鹅绒蒙着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站在那里,思忖片刻,走向被蒙住的物件,把天鹅绒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厄里斯魔镜出现了。

    自从奇洛事件后,他已经一年没有照过这面镜子。

    此刻他鼓起勇气,朝镜子里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少年邓布利多和少年格林德沃躺在一处草地上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把头转开,克制住想把镜子重新蒙上的冲动。他振作精神,抬起蓝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盖勒特,你愿意做我的恋人吗?”少年邓布利多鼓起勇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不思,我必须再次提醒你,我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格林德沃伸手挡住了耀眼阳光,他金色的头发在光辉下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他认真道:“你真的确定要和我成为恋人?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低头,沉思,抬头,露出决绝目光。

    “人生苦短,何妨一试?”

    靠近,

    深吻!

    景象变幻,年老的格林德沃微笑着,坐在落满灰尘的椅子上,被孤独所环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