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林网 > 都市言情 > 大制药师系统 > 第097章 工具人

《大制药师系统》 第097章 工具人

    江州市枫叶弄小区,1101室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,郎有情妾有意,再加上酒精的催化,原本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谁知道徐双鱼早不打电话,晚不打电话,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打电话来,把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,破坏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一个暧昧的夜晚就那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周文起床后发现,餐厅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桌上还有沈雪做好的早饭。

    周文感慨,娶妻如此,夫复何求啊~

    吃过早饭周文赶到检测中心时,正好撞见杨立群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,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,昨晚上我查阅资料时,发现一个比利时的朊病毒专家霍华德·康尼,他发现一种朊病毒全新灭活方式……”

    杨立群把那个病毒专家的研究发现,跟周文说了一遍,最后总结道:“他的论文在三月份发表在《cell》上,你可以去看看,我觉得非常有借鉴意义。”

    周文闻言道:“噢,是嘛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文的高级职称已经下来了,虽然没有具体的职务,但是检测中心也给他配了间独立办公室。

    就在六楼,原来的资料室腾出来的,不大,只有20平方左右。

    周文到了办公室,打开笔记本后,找到杨立群说的那篇论文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周文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,“卧槽,这也能发cell?”

    周文发现,这个霍华德·康尼的论文,他只是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灭活思路,但是没有实验数据论证。

    从写小说角度来说,就是提供了一个脑洞,但是并没有具体的产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居然堂而皇之的发表到了“cell”上、这个全世界生命科学领域最顶尖的杂志之一。

    从这里也能看出,世界医学界对朊病毒有多么重视?

    “我要是提供一种灭活思路,是不是我也能发表到cell上?”周文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摇摇头,做梦想屁吃。

    人家第一个提出这种新颖的理论,那是脑洞,他要是再想个脑洞出来,那是跟风,鬼才理他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就是,他切切实实找到一种朊病毒的灭活方法,那样发表到cell上,应该是百分之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”周文突然想到了任务,那个只是让他发表到“sci”上,并没有说要到“cell”,这个可以的吖。

    他跟霍华德·康尼一样,先想一个灭活思路,发表到sci上面。

    然后再找到一种朊病毒的灭活方法,刊登到cell上,这样是不是可以呢?

    周五刚想到这里,脑海里就响起了任务提示声。

    周文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【任务:朊病毒灭活。

    说明:科学需要不断的探索精神。

    要求:找到一种朊病毒灭活方法。

    奖励:20000点学科经验,20000点积分,一次开箱机会(白银)】

    “卧靠,我开玩笑的~”看到任务要求,周文顿时懵逼了。

    全世界那么多朊病毒研究专家,都没有找到有效的朊病毒灭活方法,凭他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还有,他发现这个系统也太贱了,没事老偷窥他的想法,搞得他一点隐私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这样搞,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别想那么多了,别人想当工具人还没有机会呢,先把三篇sci任务完成再说吧。”周文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去把侯保国这段时间所有的检测报告全部找来翻看了一遍,没有任何什么建设性的发现。

    朊病毒的感染因子主要集中于中枢神经系统,比如大脑、硬脑膜、垂体、眼角膜、脊髓等等;

    而血液、尿液和粪便几乎没有传染性,所以传播能力很低。

    而脑组织活检,一般也都在尸检时进行,且操作过程存在很大的感染风险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电子显微镜下根本观察不到朊病毒的粒子结构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杨立群和张曙光的实验,目前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病毒实验。

    周文放弃了不劳而获的思想,关闭电脑后,到综合办公室叫上董文颖,然后一块去了侯保国所在楼层的隔离病房。

    董文颖这个丫头,做事非常有耐心和细心,而且也很聪慧,是一个可塑之才。

    周文打算好好培养一番,作为自己的左右手……科研上的。

    周文过来是想采集朊病毒蛋白标本。

    对于人来说,在常规采集的情况下,想获得朊病毒样本,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周文不同,这对于他来说,却并不是太困难。

    血液、尿液以及粪便里,几乎不含有朊病毒蛋白,但是并不是说绝对不含有朊病毒蛋白。

    这些里面也含有朊病毒蛋白的,只是非常非常稀少,而且一般情况下也很难被检测到。

    比如随口吐的吐沫,你知道哪一口是含有朊病毒蛋白,哪一口又不含有朊病毒蛋白?

    不过周文有真视之眼,这对于他来说,却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后写一篇《论常规采集提取人体朊病毒蛋白的方法》。

    顺带着再做一个快速检测试剂盒出来,那就更加完美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不仅有理论数据支持,也有实际操作数据,发sci应该绰绰有余了,而且试剂盒还能卖给生物公司赚钱。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让董文颖采了5毫升血。

    周文仔细观察了一番,没有在血液里找到朊病毒的踪迹。

    随后是尿液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粪便。

    也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包括精*里也没有。

    对此,周文也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如果朊病毒真得很容易提取到,那就说明有大规模传染的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朊病毒是非常难以灭活的,一旦大规模传染,那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幸好……

    人类能在地球上生存下来,真得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下午周文又去观察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采血,而是血液、粪便以及采精三项。

    然后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第六天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侯保国毕竟快50岁的人了,之前身体状况也一直不好,连续一个礼拜,每天两次采精,让他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第7天早上,侯保国跟周文商量说:“那个,能不能换采血啊…天天采精,我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周文等他笑过后说:“采血频率不能太高,像之前的剂量,半个月最多一次。你再坚持两天吧,很快就好了,回头我给你带点枸杞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离开隔离区后,周文到三楼小实验室拿了20株白鼠dna,去了瑞泰药物研究所。

    等从永宁药物研究所出来后,周文支付宝里多了24500块。

    周文笑了笑,随后打开系统,接了那个“助人为乐”的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东省某八线小城的医院住院部。

    病房里,姜鹤轩正在陪他母亲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在微笑,但是眼睛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苦涩。

    确诊结果昨天已经出来了,她母亲患的是“浸润性宫颈腺癌”。

    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手术费、住院费、放化疗费,以及后期的治疗费用,需要很多钱。

    他的家庭条件不好,父亲本身就有病,这些年一直在治疗保养,哪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,母亲又得了大病。

    姜鹤轩真得想问问贼老天,为什么盯着他一家坑?

    他家已经这么艰难了,难道就不能放过他们家吗?

    可惜,他知道没用的。

    老天爷不会听到他的心声,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会帮助他,同情他,可怜他。

    就像那些同事,又有谁会打电话关心一下他?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怪他们,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帮助是情分,不帮助是本分,没必要去道德绑架别人。

    只是,心里还是会感到难过酸楚……

    就在姜鹤轩心里默默流着泪的时候,口袋里响起了薇信转账提示音。

    姜鹤轩奇怪,谁会无缘无故赚钱给他呢?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他顿时惊讶不已,周文居然一次性转了20000块钱给他。

    底下附言道:“这钱是我给你母亲看病的,跟你无关,也不用你还。另外,在家好好陪母亲治病,等病治好了再来上班,这边不用担心。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姜鹤轩看着薇信上的留言,再想到这些天来的借钱无门,眼眶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伸手擦擦眼眶的泪水,找到周文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姜鹤轩接通后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更咽着一遍遍的说:“谢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