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林网 > 武侠修真 > 千机殿 > 第七十五章 囚仙谷(1)

《千机殿》 第七十五章 囚仙谷(1)

    墨洲,云林。

    距离天机山三百里外之处有一座山谷,终年云雾缭绕,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人入其中,凡超过一日未出者,便再休想出来。

    这便是赫赫有名的墨洲三大禁地之一的囚仙谷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就算是仙人来了,若是未在一日内出来,也会被深囚其中,难以逃脱。

    据说曾有涅槃境的仙人进入此地,侥幸逃脱,出来后却胡言乱语,神智失常,竟是直接疯了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囚仙谷就被列为天险绝地,便是仙人亦不敢入。

    墨洲大禁地由来已久,成因各有不同,也各有玄奥。

    但总有一些秘密,对某些人来说未必就是秘密。

    比如囚仙谷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外人难知,天机门却是知道囚仙谷的由来缘故——因为此地本就是千机殿的一块大型碎片所化。

    藏天狱。

    千机殿破碎之后,原本属于藏天狱的一块大型碎片落入原囚仙谷之地,却不料机缘巧合,囚仙谷另有玄机,两者结合,导致藏天狱碎片发挥出部分威能,形成囚仙谷禁地。

    宁夜加入天机门后,第二年辛冉子就带宁夜去过一次囚仙谷,希望能借他千机殿主人的身份收回藏天狱碎片。

    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——藏天狱碎片已经和山谷结合成一个整体,宁夜虽然能感受到藏天狱的震动,奈何那碎片就是无法脱离,终只能失败而回。

    但这也使得宁夜知道,收回藏天狱碎片并非不可行,只是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够,无法对抗和藏天狱碎片结合的那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辛冉子曾一度认为,囚仙谷就是天机门九死一生的那份生机,因为只要身在谷中,绝天地通,即便是大能之辈,也难以施展发挥。

    然而当灾难来临时,来的如此措不及防,天机门根本就来不及转移到囚仙谷,这所谓的生机,终不过镜花水月而已。

    天机门覆亡后,为了保护天机棍,宁夜便将辛冉子交给他的大部分物品都放进了囚仙谷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要将其取回来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囚仙谷?竟然是这么可怕的地方?”

    站在囚仙谷外,看着那片云雾蒙蒙,顾潇潇也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这可是号称涅槃境进去都出不来的地方,竟然让自己去那里取一样东西,师傅你还不如让我自杀呢。

    天机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:“莫要担心。囚仙谷的真正可怕,在于绝天地通。无论是什么样的大能人物,进入此地,都会被隔绝天地感应,无法施展神通。正因此,只要无法突破绝天地通的限制,修为高低在囚仙谷就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顾潇潇不解:“可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为什么还会进去了就出不来?”

    “囚仙谷另有禁阵,可阻出入。禁阵其实不算太强,只要稍微有些手段,就能突破。问题是绝天地通后,所有修士法术无效,什么手段也用不出来,这禁阵便成了天堑,便如凡人遇到仙人,纵然再如何强,也是无法对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出来?”

    天机回答:“第一,此地禁制并不完善,所以无法立刻见功,需要时间方能发挥作用。只要身在山中不超过十二个时辰,并不进入腹地,就依然可以脱离。你此行目标明确,只要不拖延时间,快进快出,当无问题。第二,虽然法术无效,但是无极道,上应天心,只要巧加运用,依然可以无视迷障,指引方向,所以修行无极道者,是唯一可以在囚仙谷外围自由行走者,具体畅通到什么地步,就要看你自身了。”

    顾潇潇轻咬下唇:“那若是我说不去呢?”

    天机一呆,显然没想到顾潇潇会如此说:“什么?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顾潇潇已道:“不是弟子不愿意为师傅效命,弟子蒙师傅恩典,传功授法,恩同再造,前方便是刀山火海,弟子赴汤蹈火亦在所不惜。但是师傅到现在都不肯见弟子一面,分明是不信任弟子。”

    天机哑然。

    顾潇潇已道:“你所教我的东西,不是黑白神宫的法术,虽然你没有告诉我功法名称,但内中修行所用之语,自有风格。我又不是傻子,我也会查,会问。更何况,你名天机子,这囚仙谷距离当年被灭的天机门又只有三百里距离,绝天地通,那更是上古传说中的存在……师傅,我所学的,是不是天机门的功法?”

    天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顾潇潇已泪如雨下:“我能理解师傅的顾忌。师傅要弟子去死,弟子甘愿。但若师傅连面都不愿意让我一见,摆明了是不信任我,我不甘,不服!”

    这姑娘心气也是硬得很,高声道:“你想让我去做什么都可以,但我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出来与我一见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天机也是无奈道:“她都这么说了,你再不出现,是不是不太合适啊?”

    一声悠悠叹息响起。

    顾潇潇身边已出现一人,正是宁夜。

    看到宁夜,刚才和哭的花枝乱颤的顾潇潇身体一僵,脸上已现出惊喜:“真的是你,宁公子。”

    宁夜苦笑:“你又何必非逼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潇潇小嘴撅起:“你不出来,我就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眼珠一转,又道:“还有一个呢?”

    她却是很清楚知道,天机子绝不是宁夜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个石猴子已出现在宁夜肩头,笑嘻嘻道:“我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顾潇潇一惊:“师傅……怎么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怪异!”天机道:“怎么?不愿意接受一个怪异做你的师傅?还是你小姑娘觊觎大道,要将我这个师傅扒皮拆骨熬炼得道啊?”

    顾潇潇脸一红:“才没有呢……我就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那个教导了自己半年的师傅,竟然不是人类。

    目光再次停留在宁夜身上,小姑娘盈盈施礼:“弟子顾潇潇,见过师傅。”

    天机见状大怒,跳着脚喊:“明明我才是你的授业之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