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林网 > 都市言情 > 嫡女谋生记 > 第251章 教你做人

《嫡女谋生记》 第251章 教你做人

    众人干笑着应和几句后,场面再一次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五千六百两。”林清浅不动声色报价。

    众人脸上再次露出笑容,王妃威武,就该这么着。总之不能让外来的爬头上去,这不是买不买铺子的事,而是关系到脸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五千八百两。”凌霄烨慢悠悠再加二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六千两。”林清浅再加价。

    “六千二百两。”凌霄烨眼睛眨都不眨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暗暗叹气,这混蛋,大家好想揍他呀,明显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双方你来我往,最后价格到了七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后面的价格是赵景云喊的,林清浅早在凌霄烨喊到六千二百两银子的时候,就放弃了。她又不是非要这处铺子,价格适合就买,不合适就直接放弃,凌霄烨喜欢花银子,就让他花呗。

    她放弃了,心疼媳妇的赵景云却不乐意了。他冷笑继续和凌霄烨就这样杠上了。

    林清浅想阻止他,又担心在众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,只能坐在一旁摇头看戏。

    傅家喜出望外,他们万万没想到,凌霄烨和赵景云的争斗,傅家最后竟然成了坐收渔利之翁。闹,闹得越凶越好,他们傅家才会损失越小。

    像这样堂而皇之的占便宜机会可不是天天有的。

    “七千二百两。”凌霄烨笑眯眯地报价。

    林焕新坐在椅子上,脸儿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翎郡王在驿馆中就说过,今个儿过来就是给靖越王和林清浅添堵的。翎郡王在京城里住,傻子才跑到平阳城这儿来买铺子了。翎郡王说过了,每一处铺子抬高三成以后就放手。七千二百两银子,已经抬价到了四成,这个家应该是凌霄烨报出的最后价格。只要靖越王加价,铺子就归王爷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关键时刻,林清浅终于出声。“我也不是非要这一处铺子。咱们不能因为赌气而被人当傻子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清浅开口,赵景云必定答应。“本王提早祝翎郡王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他居然真的放弃竞价了!

    凌霄烨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僵住,去他娘的财源滚滚,多花两千银子买个离京千里之外的铺子,除非他脑子坏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众位官员光明正大落井下石,个个拱手向凌霄烨道喜。

    凌霄烨脸上笑容不断,他若无其事看了傅严崇一眼,很无赖地开口,“傅严崇,本世子忽然发现,离京太匆忙,没有带银子。这间铺子本郡王能否放弃?”

    傅严崇......

    众位官员......

    他们见过无赖的不少,还从没有见过像凌霄烨这样的无赖。

    当拍卖是什么?没有银子早说呀,浪费大家的感情不说,还耽搁时辰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本郡王将铺子让给你。”他不等傅严崇答应,扭头又笑眯眯看着赵景云,“恭喜王爷七千两银子拿下铺子。”

    “白痴。”赵景云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见得比本郡王聪明。”凌霄烨也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白痴原来长这个样子?”林清浅笑眯眯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人了不起呀!三个身份最高的人相互掐架,傻子才参与进去了。

    林焕新都学聪明了,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傅老爷,你觉得如何?”凌霄烨不耐烦地催促傅严崇表态,他笑得灿烂,傅严崇看得却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敢拒绝,可是凌霄烨同时也为他带来了难题,要是人人都像凌霄烨一样,先抬高价格,然后不要了。这生意还怎么做?

    他心里有怨,还不敢得罪凌霄烨,只能含糊地接应下来,“既然郡王放弃,那就再重新起价。”

    傅严崇并不傻,他不敢得罪凌霄烨,他也知道凌霄烨是在故意膈应赵景云。可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,和翎郡王比,他更不敢得罪赵景云。

    傅家的根在平阳城,赵景云就是平阳城的天!

    果然凌霄烨听到他要重新起价,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。他阴笑看着赵景云,“还叫什么价,王爷刚才叫得那么响亮,他又不缺银子,铺子直接给他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别说赵景云不爱听,众人也不爱听。

    “王爷,嘴欠的人该怎么办?”关键时刻,林清浅再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精神一震,王妃这是要闹事呀!

    “不愿意放血,还想本王放血?成,本王满足你的要求。”赵景云连眼皮都不抬,直接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赵景云!”凌霄烨发怒。

    “一茶盅。”赵景云手一甩,一个白瓷茶盅飞了出去。随后,他又用腻死人的眼神看着林清浅,“清浅要是觉得害怕,本王帮你遮着。”

    王爷大白天说鬼话,众位官员表示又被塞了一嘴的狗粮。

    放一茶盅的血,就能吓倒王妃?拉倒吧!未来王妃多彪悍,给人破腹开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放血什么的,太低级,对于王妃来说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凌霄烨一听赵景云要让人放他的血,立刻吓得站起来。

    傅严崇脸色更变了,大房除去死去的傅念真娇惯,性子跋扈一些。其实其他人在外面一向并不愿意得罪人,凡事都保持中立。

    靖越王的人要是和翎郡王在他家里打起来,倒霉的绝对是傅家。傅严崇和两个儿子真想上前拦着双方别真的打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二王身份那么高,谁又愿意听他的?

    “王爷,使不得。”林焕新觉得自己和翎郡王是一伙人,他得维护翎郡王。他暗暗后悔,出门的时候,怎么没有多带几个侍卫出来。

    “林大人想为翎郡王代过?”赵景云轻飘飘丢下一句。

    林焕新顿时哑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林大人的血是黑色的,我可不想看。”林清浅在一旁笑眯眯的补刀。

    补刀小能手!有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林焕新一张胖脸顿时变得涨红。

    林景行暗爽,活该!

    木青几个没有顾忌,出手招招带着杀气,四人围攻凌霄烨,水白端着杯子随时准备接血。

    周围世家之中没有一个人开口为凌霄烨求情。

    这家伙处处挑衅,挨揍也活该。

    五打一,凌霄烨支撑得十分辛苦,他就是想逃离,也不成。所有逃走的方向全部被五个人给堵住了。他心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不到半炷香时间,紫火得手,凌霄烨的胳膊被剑划破。几个侍卫堵住他,水白果然上前接了一茶盅的血。

    当然,凌霄烨不是木棍,任由他们摆弄,挣扎是必须的,只是结局殊途而归罢了。

    水白端着茶盅走到赵景云面前,林清浅早就伸长脖子盯着茶盅。

    赵景云不高兴,“那么脏,有什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林大人的血是黑的,翎郡王的血怎么还是红色?”林清浅表示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有人再次忍不住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王妃果真是补刀能手,一刀下去,直接中了两个。

    林焕新脸更加涨红,他心里记恨林清浅,不过却学乖了,因为赵景云在,他根本不敢对付林清浅和林景行。

    凌霄烨十分狼狈,胳膊上的血止不住,流出的血将身上白色的锦衣都浸透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赶紧将金疮药找出来。”人不能在傅家出事,傅严崇咬着牙吩咐小厮善后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心里不禁对他多了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“赵景云,这事没完。”凌霄烨指着赵景云跳脚,太狼狈,太丢人,他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没完?你能拿本王如何?”赵景云冷笑,“本王不想和你计较,你倒是会顺杆子爬。别说在平阳城,本王想收拾你,就可以收拾你。就是到了京城,本王照样也能将你收拾得服服帖帖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威武。”林清浅马上送上彩虹屁。

    屋子里其他人其实也想送出这样的彩虹屁,可惜实力不行,容不得他们说话呀。因此,众人只能用敬仰的目光看着靖越王,以表达他们心中的澎湃之情。

    得到媳妇夸赞的赵景云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,“王妃果然兰心蕙质,一眼看出本王本质。”

    商业互捧再现。众人连忙低头,我去,又被喂了一嘴狗粮。

    被众人忽视的凌霄烨气得脸色铁青,他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林焕新上前劝慰,“郡王伤势不轻,不如先回驿站歇息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想回京城告状,尽管告。阴私手段也罢,光明手段也罢,本王来者不拒。”赵景云慢悠悠再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得好。”林清浅再送彩虹屁,“简直就是我心中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她的眉眼弯弯,显然心情好极了。

    凌霄烨......

    这两个人就是天生来克他的不成!

    傅家下人将金疮药送来,一个婢女过去小心给他上了药,又用白布将胳膊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清浅,白布没有消毒,会不会死得很快?”赵景云故意大声问。

    由于林清浅在狩猎场的一系列手段,平阳城世家中的子弟多少也接受了一些医疗常识,比如说消毒二字,于是不少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凌霄烨身上。那目光充满了同情、可怜。

    凌霄烨.......

    什么鬼样子!

    “那要看运气。”林清浅轻笑,“运气好的话,上了药还行。运气不好的话,伤口会恶化,倒霉到家的话,只能死翘翘了。”